中華網

設為書籤Ctrl+D將本頁面保存為書籤,全面瞭解最新資訊,方便快捷。
軍事APP
當前位置:轉運四方 > 社會轉運四方 >

26歲女孩峨眉山失聯超7天 :我嘗試過自救,可越陷越深走不動了

26歲女孩峨眉山失聯超7天 :我嘗試過自救,可越陷越深走不動了
2020-10-07 09:19:34 山東商報

原標題:【轉運四方】26歲女孩峨眉山失聯7天!警方最新迴應!她的微博讓人心疼:我當然嘗試過自救啊,可越陷越深,走不動了

據瞭解,失聯女孩阿杵是單親家庭,跟母親賈女士關係一直很好。阿杵在兩年前被確診為抑鬱症。她曾在微博上寫道:“我被抑鬱症困住太久了,我嘗試過自救啊,可是在泥潭中掙扎越陷越深,太累了,走不動了…”在賈女士面前,阿杵沒有像在微博裏面一樣,表達過患抑鬱症的事,賈女士也是在女兒失聯後才得知她內心的困處。

“當大家看到這段文字的時候,我已經結束了生命,沒有痛苦,會盡力做一個漂亮的鬼,不要擔心,也不要哭。”

9月29日19點33分,遼寧26歲女孩阿杵(小名)在微博留下了一篇長文與家人和朋友“告別”。之後,阿杵失聯,至今已超7天時間。最後出現的地方,位於四川樂山市峨眉山金頂。

10月6日下午,速豹轉運四方網·山東商報記者再次聯繫到樂山市公安局峨眉山景區分局,一位工作人員表示,目前人仍未找到。

26歲女孩峨眉山失聯超7天 :我嘗試過自救,可越陷越深走不動了

微博髮長文向親朋“告別”

據媒體報道,阿杵8月5號就到了四川峨眉山,住了近兩個月酒店。9月29號7時33分,阿杵突然在微博上發了一封千字長文,她在文中表示,“本來想安安靜靜一個人走,但是那樣莫名其妙失聯給大家帶來的麻煩太大了,所以我需要解釋清楚。”

發完這條微博之後,阿杵就失聯了。監控顯示,阿杵在29號下午三點坐了索道上山,到了金頂後失去了蹤跡。

據同學介紹,阿杵是遼寧人,大學畢業四年,在深圳工作。事發當天,阿杵在微信羣正常聊天。她在微博上和大家“告別”幾分鐘之後,同學就發現了,當即向深圳警方報警。但通過警方查找,他們才發現阿杵近兩月前就已搬離原住地。

據瞭解,阿杵是單親家庭,跟母親賈女士關係一直很好。在“告別”長文中,她曾這樣寫道:“先説一聲對不起,向我的媽媽和朋友們。對不起媽媽,你為了我真的付出了太多,太辛苦了,是我不爭氣,沒能報答給你任何東西,除了對不起我沒有什麼能對你説了,真的對不起。希望你能寬容堅強,一如既往。如果有下輩子,不要生小孩了,要一直漂漂亮亮,自由快樂。”

兩年前被確診抑鬱症母親並不知情

據其同學介紹,阿杵在兩年前被確診為抑鬱症。不過,在賈女士面前,阿杵沒有像在微博裏面一樣,表達過患抑鬱症的事,賈女士也是在女兒失聯後才得知她內心的困處。

記者瞭解到,本月初,賈女士本來打算去深圳找女兒,被拒絕後,她也沒有察覺到不對。她不知道,那個時候,阿杵並沒在深圳,而是在四川峨眉山呆了1個多月。

阿杵失聯後,賈女士報了警。通過警方查到,她7月31號從深圳飛的成都,8月5號去了峨眉山,在那邊住了近兩個月酒店,9月29號寫了那個微博就失聯了。

賈女士得知女兒失蹤後趕緊趕到了樂山,監控顯示,女兒在29號下午三點坐了索道上山,到了金頂後失去了蹤跡。

10月5日,四川省樂山市公安局一位民警表示,人目前還沒有找到,“涉及到兩個區域,一個區域有一兩百米深,相對容易尋找,但另一個遠的區域很深,人都很難到達”。

10月6日,山東商報·速豹轉運四方網記者再次聯繫到樂山市公安局峨眉山景區分局,一位工作人員表示,目前人仍未找到。

她在微博曾寫道:我當然嘗試過自救啊,可越陷越深

在阿杵微博上,可以看到阿杵她看綜藝,參與公益,分享生活點滴。陽光又脆弱,善良又堅強,羨慕愛渴望被愛。

阿杵9月29日“告別”長文中寫到:“我從出生到死亡,從沒有紮根在某處,就像斷了線飄向雲天外的風箏,並沒有在哪裏留下太深刻的痕跡,所以我只要處理掉隨身的行李,就不會給大家帶去太大的困擾,這讓我感到特別輕鬆。留下什麼讓大家睹物思人,對大家不公平,生活瑣碎繁雜,每個人浮浮沉沉,累心之事太多,我不願意再平添負擔。”

“我被抑鬱症困住太久了,沒有其他原因,大家不要多想。我當然嘗試過自救啊,可是在泥潭中掙扎越陷越深,太累了,走不動了…”

記者梳理了阿杵近段時間的微博

9月24日零點46分,阿杵發了一條助學的公益微博。

26歲女孩峨眉山失聯超7天 :我嘗試過自救,可越陷越深走不動了

9月26日凌晨4點42分,阿杵發了一篇微博:當我放棄治療。配圖則是一張裝滿藥物和煙頭的煙灰缸。

26歲女孩峨眉山失聯超7天 :我嘗試過自救,可越陷越深走不動了

9月18日凌晨2點,阿杵發了一篇微博:

關鍵詞:

相關報道:

    關閉
     

    相關轉運四方